搜索

网文刷屏:下班后 我瞒着同事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店(图

admin 2023-3-13 09:19 26

摘要:  最人物  坦诚地面对自己,并将自己视为废物,这并不可耻。  2023年初,一条名为《我:毕业5年,存款5000;她:中传硕士,火锅保洁》的视频,冲上热搜。留言区并没有为两个女孩的“失败”遗憾,相反从中获得安慰 ...

最人物


  坦诚地面对自己,并将自己视为废物,这并不可耻。

  2023年初,一条名为《我:毕业5年,存款5000;她:中传硕士,火锅保洁》的视频,冲上热搜。留言区并没有为两个女孩的“失败”遗憾,相反从中获得安慰。
  点赞最高的一条留言说:“大部分人都热衷于炫耀成功,谢谢你们分享所谓的失败。”
  经历16年寒窗苦读,大学毕业后,从某种标准的、社会范本一样的生活中抽离出来,似乎是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共识。

  30岁的崽崽,从腾讯海南分公司UI设计师的岗位上辞职,开了家名为“卷不动了”的零食店;27岁的田忆,从北京某头部新媒体公司离职,回到陕西老家帮父亲卖羊奶。

  1996年出生的阿月,在字节跳动程序员的岗位上离职,现为深圳快餐店老板。31岁的向向则不愿再做朝九晚五的会计,摆摊卖起了鸡蛋汉堡……

  诗人罗伯特·弗罗斯特在《未选择的路》中写道,“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,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。”

  今天文中的主人公,曾被困在系统和算法内,后来选择跳出,随之同时迎来某种程度的自由、机遇,以及不确定性、风险。

  下面是她们的故事。


  2022年6月,30岁的崽崽从腾讯海南分公司辞去UI设计师的工作,在原公司办公楼对面开了家零食店,取名“卷不动了”。

  新店的选址并非有意和前公司“叫嚣”,只因这个位置,是崽崽心中最理想的店址:租金便宜、人流量密集,又满足大厂打工人的日常所需。

  这个巧合,也把崽崽的职业生涯泾渭分明地划成两半:前者是符合社会期待、人人羡慕的大厂工作;后者是不稳定、但自由度更高的小本生意。

  她将店铺招牌的底板制作成鲜亮的明黄色,再画上一个颇为有趣的图案——戴着墨镜的小女孩面前摆了几包零食,对着路过的行人挥舞双手。



  崽崽开店当日的照片

  开店的消息她没有通知任何前同事,直到大家进店后看到老板竟是熟悉的崽崽时,一种惊讶说不出口。回头再想想店名“卷不动了”,露出一个独属于互联网人的默契一笑。

  当然,“卷不动了”这个名字也有坏处,偶尔过路人会进店问她,卷饼怎么卖?

  崽崽已经吃不下任何人画的饼了,如今她每天从早上九点半营业到晚上九点,只有在周边公司下班时需要忙着结账,其他时间就坐在门口看书、撸狗。

 她的女友橙子还在对面腾讯大厦工作,有时候下班回来,会坐在店里赶第二天开会需要的PPT,崽崽则悠闲地回到门口,抱着狗和零食晒太阳,或者回归本行,制作不需要给任何甲方审核的零食店宣传海报。

  一种久违的自由背后,是一段挣扎。腾讯的工作月薪近2万,是海南难得的高薪,偿还房贷和赡养父母的压力让她不敢轻易放弃每月的稳定高收入,但是在工作的压力中她越来越不快乐。

  总是思前顾后的她决定放手一搏,甚至没有征求父母的意见,就递上辞呈,开启新的生活篇章。



  崽崽的零食店

  像崽崽离开人人艳羡的大厂,27岁的田忆决定今年过完年,不再回北京了。她在热门话题“前新媒体人现在在做什么”下留言:

  我现在在家乡卖羊奶!

  田忆家乡在陕北某农村,那是中国山羊奶最好的奶源基地之一。她家养了近一百头羊,之前家里的羊奶都是以低廉的价格出售给经销商,每斤价格在两元到五元里浮动。

  告别北京,她回村花费3000元购置杀菌机、包装箱等设备,计划把批发售卖的方式,改为零售,用互联网的方式,改变家庭的生产模式。

  父亲负责照顾羊、挤奶,田忆承担起打包和销售客服的工作。她把羊奶放在杀菌机里面加工,再用透明的塑料瓶和隔光的锡箔纸袋包装装好,送到快递驿站,寄给她在社交媒体上联系的客户。



  田忆去镇上送奶

  2023开春,经过3年疫情,更多人开始重新思考人和环境的意义,寻找工作与生活的平衡,重新思考生活方式。

  几年前,更多人选择离开家乡背包北漂,或者南下广州,牺牲睡眠与乡愁从事一份更累、薪酬更高的工作。
 而现在,关于“xx岁裸辞,给自己放假半年”、“北京再见,我不卷了”、“建筑师转行卖烤肠”的消息逐渐增多。

  逃离北上广,回到四五线城市甚至农村似乎成为主旋律。在内卷与奋斗之间,换个活法。

  留在城市的人,也开始更多思考起了一个更为严肃的话题:如何赚到更多的钱,外卖、快递、网约车司机,摆摊等副业成为潮流。



  田忆送外卖路上遇到的同行

  宁昕丹留在了北京,做着一份运营类工作。在姐姐的推荐下,她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外卖店。

  此前,依靠成人用品店,她的姐姐以不足10万元的成本,做到了如今的月入3万,也让宁昕丹看到生意火爆背后的一线城市需求的提升。

  线上成人用品店的开办、运营并不难——选址、注册执照、购买货物、设置货物的外卖链接。在姐姐的经验下,宁昕丹直接复制了姐姐店铺的商品,货源也是由姐姐提供。

  一个晚上,店铺收到了一个一千多元的大订单,购买商品是全套测孕工具,宁昕丹想象下单的顾客是一对恩爱的夫妻,他们在憧憬孩子的到来。隔着遥远的网线,她仿佛也感觉到了对面的幸福。

  年轻人转行、做副业十分普遍,但是不同于以前奔着“体面”去找的工作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脱掉孔乙己的长衫。

  高学历在当今社会更像是自我修养的证明,而不是限制工作种类的枷锁,它匹配的工作不再是体面的“白领”。

  字节女工辞职去深圳开快餐店,知名媒体运营转行做时薪18元的咖啡厅服务员,电商创业老板业余去卖烧烤,00后女孩辞职飞到几百公里外学做馒头并创业开馒头厂。

  可是,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再选择已铺陈好、风险可预料的常规上班之路了呢?


  在成为羊奶女工、快餐店老板、咖啡厅服务员前,她们不是没有尝试去一份所谓更“体面”的工作。

  田忆跳槽到了新媒体头部公司内容编辑岗位。离职前,她的前一份工作已经驾轻就熟,但因为新来的上司喜欢抱团,以及她希望能换更有难度的工作提高自己的工作水平,她向公司提交了辞呈。

  来到新公司后,她才发现自己上一份工作是算得上神仙工作——几乎不加班、同事关系和谐、工作内容轻松,而新工作把北漂的真实情况摆在她面前,工作不快乐才是常态。

  田忆常常感觉自己只是公司的一颗螺丝钉,没人关心自己想做什么样的内容,能得到什么成长,公司只会丢过来一个又一个工作任务,如果接不住就换人。



  田忆在地铁上工作

  她刚来公司时接手了一个直播项目,上司担心她经验不足,在未通知她的情况下,直接换了另一个同事主导这个项目。

  公司加班文化也很严重,她入职的第一天连着开了六个会,第二天加班到晚上十二点,第三天是周六,还要马不停蹄地找采访对象 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澳洲观察,专为海外华人打造,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,在澳洲的吃穿住行,国内的政策新闻,我们全力提供,欢迎大家!
本站导航
社区民生
移民留学
综合娱乐
本站站务
社区公告
投诉建议
商务合作
新闻资讯
国际新闻
澳洲新闻
中国新闻

网站首页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《澳洲观察》—观察、体验,知行合一!
联系电话:0061-3-94322552 地址: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:unitedtimesmel@gmail.com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