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鲁迅最后一日:死神面前 伟大的人也会变得平庸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3-9-21 17:2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admin
2023-9-21 17:28:30 266 0 看全部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转眼之间,我们都已经不再是那个少年。
从时间中走来,在往昔中而去,无论我们的人生多么精彩,或者多么无奈,最终都会走向同一条道路:死亡。











人生自古谁无死,区别只是在于在即将闭眼的那一刻,回首自己的一生,是否还会有遗憾。




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我们都要努力地去生活,而不是仅仅为了活着,这样才能无愧于心,倾尽一生在生命的画卷上书写自己满意的答案。
可在死亡面前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冷静,那种不可言状的恐惧之感会令人窒息,即便是再伟大的人,在死神面前也会变得平庸。
而在许广平的笔下,身为民族战士的鲁迅也终究成了有血有肉的普通人,那么鲁迅的最后一日又是怎么度过的?
十年携手共艰危
对于鲁迅而言,许广平是他一生的挚爱,在那个追求婚姻自由的年代里,鲁迅在爱情上的表现很是唯唯诺诺,他甚至没有许广平有勇气。
许广平是位接触了新思想的女性,在那个女子普遍不能读书的年纪里,许广平却得以入学接受教育,这便是她不同于旧社会女子的关键所在。
许广平也没有辜负能上学的美好时光,发奋读书的她以优异的成绩又考入了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,在二年级的时候结识了在女高师教书的鲁迅,在读到了鲁迅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后,便对其心生爱慕之情。
在之后的两年里,许广平一直追随着鲁迅,即便他知道鲁迅的家中已有发妻,她依然在努力朝着爱情奔跑。
许广平的执着终究感动了鲁迅,两人坠入了爱河,开始了一段深入骨髓的恋情。
1927年10月30日,两人在上海正式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,许广平终究成为了鲁迅一生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人。
在接下来的十年里,许广平一直陪伴在鲁迅身边,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鲁迅,哪怕在受到了生命威胁时,她的陪伴一直都在。
正是有了许广平的存在,鲁迅才能心无旁骛的创作,写下那一篇篇声讨旧社会的檄文,鲁迅因为许广平才真正地成为了民族斗士。
原来,他们两人之间,并不是谁成就了谁,而是他们互相成就了彼此。
以沫相濡亦可哀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人生中的美好也不是永恒的,对于鲁迅和许广平来说,他们在一起的十年,是最刻骨铭心的岁月。
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他们相互拥抱着彼此,走过了春夏秋冬,只是生命的长短不一,注定了爱情中的两个人总有一个人要先走。
1936年10月19日,鲁迅逝世,在最后的岁月里,她一直陪伴着鲁迅,她给了他爱情,也目送他离开,永别的悲痛,始终萦绕在许广平的心头。
在安葬了鲁迅之后,许广平才慢慢地从悲痛中缓过神来,她作为鲁迅先生逝世前后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,她认为自己有义务让广大敬爱鲁迅的人知晓他的最后一日。
在悲痛中,她在鲁迅曾伏笔的案前,执笔以回忆鲁迅去世前的最后时光,这篇纪实文章的名字就叫做《最后的一日》。
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:
今年的一整个夏天,正是鲁迅先生被病缠绕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光,许多爱护他的人,都为了这个消息着急,然而病状有些好起来,在那个时候,他说出一个梦:
他走出去,看见两旁埋伏着两个个人,打算给他攻击,他想,你们要当着我生病的时候攻击我吗?不要紧!我身边还有匕首呢,投出去,掷在敌人身上。
原来,被病魔折磨着的鲁迅,依然没有忘记战斗,他无所畏惧,他心向阳光,在许广平看来,可以用笔端冲倒一切的丈夫,足以战胜死神。
聊借画图怡倦眼
只是死神并没有睡着,急不可待的它,已经将魔爪伸向了鲁迅。
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时候,鲁迅依然在坚持写作,期间,许广平多次劝阻鲁迅休息,甚至提出让鲁迅口述,她来代写。
可鲁迅却坚持亲历亲为,他强撑着身体,仍旧执笔,只是身体的痛苦让他写不成字,但他依然还没有放弃,每个字都改正又改正。
许久之后,鲁迅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写下了那张托请内山先生的纸条,这仗纸条便是鲁迅的绝笔遗墨。
不久之后,内山到了鲁迅的家中喂他吃药,并帮他按摩背脊,以减轻其痛苦,当时鲁迅告诉内山痛苦得很,这让许广平内心颇受煎熬。
后来须藤医生也到了,并给他注射了药物,当时鲁迅的双足已经冰冷,须藤让许广平为他准备热水袋暖脚,而鲁迅的两手上的指甲也已经发紫。
此时许广平已经意识到了病情的严重,可鲁迅依然还坚持坐在写字桌前的椅子上,颤抖的手,依然还想着拿起他最为锋利的武器。
此中甘苦两心知
在鲁迅逝世的前一天,鲁迅还在关心着别人的文字,甚至还让许广平将当天的报纸拿过来给他观看。
原来直到这一刻,鲁迅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,他还挂念着别人,只是这已经是他生平中最后一次接触文字了。
鲁迅依然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,须藤则再次给他注射了药物,可病状却并不见轻,后来只能躺在床上,在那里喘息不止。
在这之后,鲁迅的身体只能靠注射来抗拒死神的来临,可终究力量悬殊。
在10月19日的早晨,死神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,鲁迅的喘息声已经微弱,内山先生的看护店员则再次为他注射药物。
而没多久之后,看护则叫来了内山,弟弟周建人也匆忙上楼,这时鲁迅的呼吸已经极其微弱了,内山连续打了几次针都不见好转。
内山立即让许广平呼唤鲁迅,可鲁迅再也没有回应一声。
伟大的鲁迅先生,就这么走了……
许广平在《最后的一日》中这般写道:
天是那么黑暗,黎明之前的乌黑呀,把他卷走了,黑暗是那么大的力量,连战斗了几十年的他也抵抗不住。
鲁迅没能迎来十九日即将升起的太阳,而留给许广平的则是无尽的黑暗。
在许广平的笔下,鲁迅逝世前是平庸的,他生前的伟大,都永久地留在了他的作品之中,而正是这样平庸的鲁迅,才更加显得伟大。
他以平庸成就了伟大,则注定名留青史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266 | 回复:0

澳洲观察,专为海外华人打造,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,在澳洲的吃穿住行,国内的政策新闻,我们全力提供,欢迎大家!
本站导航
社区民生
移民留学
综合娱乐
本站站务
社区公告
投诉建议
商务合作
新闻资讯
国际新闻
澳洲新闻
中国新闻

网站首页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《澳洲观察》—观察、体验,知行合一!
联系电话:0061-3-94322552 地址: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:unitedtimesmel@gmail.com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